25 监督

作者:九月公子| 发布时间:2019-09-29 06:07:29| 字数:1864

阿星为什么会出现在顾梵音的房子里?

我很是不解。

难道他们认识?

就在我看的出神的时候,手上忽然一热,是顾梵音将一个热水袋放在我的手上。

我的身上是完全冰凉的,他给了我这个之后,明显好多了。

我拿着热水袋坐在了火炉旁,看着阿星的照片又一次出神。

她很漂亮,虽然和我长得很像,可是她的身上透着一股子属于军人的热血气概。

也是我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拥有的。

顾梵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我的身边,他翘着二郎腿,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墙上的照片。

“你怎么会认识阿星?”

我没忍住脱口而出。

顾梵音并没有任何的奇怪我会这样问,他很坦然的回答道:“她是我的前女友。”

前女友?

我震惊了。

阿星是顾梵音的前女友。

曾经我一直想不通顾梵音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帮我,而我爸却对他那么的憎恶。

原来是因为他和阿星曾经是男女朋友。

“你别误会,我和阿星的感情并不是帮你的原因,什么是感恩什么是感情,我分的很清。”

“那,你对阿星,是什么?”

问完之后我就后悔了。

肯定是感情,如果不是为什么会是男女朋友呢?

我只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白痴问题。

“我和阿星的关系,可以说很简单,但是也可以说很复杂,你冷不冷?”

火炉升起来之后,屋子里也暖和了起来,我身上开始有种化开的感觉,整个身体酥酥麻麻的,可是,很舒服。

我摇了摇头:“不冷了。”

此时此刻我满脑子都是他和阿星之间的故事,我甚至开始怀疑,我在顾梵音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地位。

而他知道我为他流了一个孩子之后,会是怎样的反应。

我抓着手里的暖水袋,心里五味杂陈。

“温暖,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就问。”

其实我有很多问题,大部分是关于阿星的,可是我觉得这些问题不应该由顾梵音来回答我,毕竟他们是男女朋友。

而阿星已经不在了。

“我没有什么想问的。”

听到我的话,顾梵音笑了笑,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,像是哄邻家妹妹一样。

“你知道吗?你其实就像是一个别扭的小女孩,明明心里很想得到一个东西,却总是顾及太多,阿星和你完全不一样,她想要什么就会不遗余力的去得到,甚至可以说不择手段。”

“哦?不择手段?”

这并不是一个褒义词,而顾梵音居然会用这个词来形容阿星。

在我爸心中,阿星就是他的骄傲。

如果他知道顾梵音这样说他的宝贝女儿,那么他会如何反应?

这些年我一直活在阿星的光环之下,对这个姐姐,所谓的感情也是微乎其微,甚至,我心里的某一个地方,是抵触她的。

尤其是在我爸每次都说我哪哪都不如阿星的时候,我多多少少是不喜欢她的。

我是一个凉薄的人,亲情与我而言,真的没有那么重要,所以,我谈不上对她有姐妹亲情。

“阿星这个人,她做什么都会做到最好,就连谈恋,她都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完美的。”

“你已经很完美了。”

“不,在她的心中,我并不完美,所以我们之间的回忆,基本都是在争执在吵架,甚至,一次又一次的分手。”

“她很漂亮。”

“对,她像你姑姑温如烟一样,站在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,这是温家的血统,温家的每个女孩子都是闪亮的。”

“我不是。”

“你只是自卑,女孩子总是要自信才算得上美丽,其实你不比她们差的。”

听到顾梵音这样夸我,我心里竟然生出一股子小窃喜。

“温暖,如果你有阿星一半的勇气,那么你活的绝对比现在精彩。”

365棋牌0全明接机合集“我没有,我从小到大都活在阿星的光环下,我不够优秀,也不够自信,我爸想让我当兵,但我却喜欢唱歌,可我爸不让我碰那些东西,我只好学了服装设计,成绩平平,最后大学都没有毕业,还是学校看在我爸的面子上,破例给了我毕业证书,离开学校后,我就嫁给了顾司珩,做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,谁知道会搞成这样。”

“为什么不学着反抗,做自己?”

“做自己?我还能怎么做自己?”

“去唱歌。”

“我已经没有机会了,我爸也不会同意我站在舞台上唱歌。”

“为什么你总是你爸你爸,你已经成年了,今年二十三岁,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走的路。”

“我……我不敢。”

“所以你就注定一辈子活在阿星的光环下,温暖,我不止一次想要放弃你,可是你总是在我决定放弃你的时候,莫名其妙的杀出来,而我总是被你的愚蠢打败,我顾梵音这辈子,杀伐果断,却被一个一无是处的你,接连牵着鼻子走。”

“顾梵音,我就是一个这样懦弱的人。”

我甚至不敢告诉你,我流掉了一个孩子,顾梵音的孩子。

“如果是别人,我真的早就不管了,对你我是真的放不下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阿星曾经跟我说过,让我照顾你,而我,答应了她,所以就算你不跟我在一起我也做不到对你真的视而不见。”

阿星……

她居然会记得我这个活在她阴影下的妹妹。

我心里却没有一星半点的感动,有的是更为复杂的情愫。

“我这辈子就这样了,我不敢对我爸发脾气,我也不敢拒绝他的任何命令,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女儿,他也只有我了。”

“我听说他将许念送到了你的眼皮子底下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恩,是的。”

“他不信任你,所以才找了许念来监督你,你知道吗?就像当年顾司珩帮他掌管温室集团的时候,他让许念监督顾司珩是一个道理。”

不可能,我爸怎么会找许念监督我?

如果他不信任我又怎么会把温室集团交给我?

“你曾经将温室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让给了顾司珩,你以为他不知道?顾司珩为什么将股权又一次还给了你,难道真的是因为你爷爷吗?温暖,你想的太简单了,或者说,你对你父亲的认知太少了。”